关注:安倍9月3日不访华错过改善中日关系机会 >      日媒:日本欲加大外宣力度 对国际社会展示“正确姿态” >      日媒:日本外务省欲加大外宣力度 预算申请额达数千亿日元 >      《每日关注》  
“西方与东方”阴阳和谐共生|现代中国报- Modern China Press
  现代中国网官方微博,要有您的关注!
名称: 密码: < 会员注册 >
 
   
 
    网站首页 图片新闻       新闻头条 国内快讯       日本产经 视频直击       活动关注 本报时评       使馆消息 签证法务       电子报纸 日本代购  
    地产资讯 地产投资       商机案例 旅游日本       留学日本 高谈阔论       中新特稿 发布供求       华企风采 企业联盟       官方微博 官方脸谱  
 
法务行政   |   旅游机票   |   学校教育   |   租房购房   |   电讯网路   |   搬家车务   |   设计装修   |   料理饮食   |   健康物产   |   休闲娱乐   |   侨团组织   |   其它行业   ——   现代中国网商家会员募集中...
 
 
 
 
information
“西方与东方”阴阳和谐共生
  日期:2020/10/22  
     阴阳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是中国古代文明中对蕴藏在自然规律背后的、推动自然规律发展变化的根本因素的描述,是各种事物孕育、发展、成熟、衰退直至消亡的原动力,是奠定中华文明逻辑思维基础的核心要素,它具有统一、对立和互化这三个特点。阴阳有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阴阳共生五对关系。万事万物皆有阴阳。阴阳力是维持力,可转化,可变化,并且是永不停歇的运动。绝对的运动特性。
 
阴阳对立即指世间一切事物或现象都存在着相互对立的阴阳两个方面,如上与下、天与地、动与静、升与降等等,其中上属阳、下属阴,天为阳、地为阴,动为阳、静为阴,升属阳、降属阴。而对立的阴阳双方又是互相依存的,任何一方都不能脱离另一方而单独存在。如上为阳、下为阴,而没有上也就无所谓下;热为阳、冷为阴,而没有冷同样就无所谓热。所以可以说,阳依存于阴,阴依存于阳,每一方都以其相对的另一方的存在为自己存在的条件,这就是阴阳互感。
中国古代哲学家认为,阴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宋代周敦颐《太极图说》),万物的化生源于阴阳之间的相互作用,这一哲学思想始自先秦诸家,如《荀子·礼记》说:“天地和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又说:“天地感而为万物化生”从而指出阴阳交感是万物化生的变化和根本条件,其中的“合”,“接”,“感应”等都具有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之意。故又可以说天地阴阳之间的相互作用乃是万物生成和变化的肇始。
乾坤之阴阳互体关系,这里的互体是指:双方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存在。通俗地讲就是有了地的概念才相对有了地之上的天的概念。反过来,天是指地上的天,没有了这个天也就没有了与之对应的地。天是因为地的存在而存在,地是因为天的存在而存在。
西方与东方也是互体关系。东方属阳,西方属阴,日出东方,日落西方。西方是因为东方的存在而存在,东方是因为西方的存在而存在,“西方与东方”是阴阳和谐共生关系,西方与东方同住地球村,应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推动世界和平发展。 
 
 

西方与东方文化的阴阳属性

宇宙间任何一事物都具有其整体性、相互依存性和相对独立性。自然界的任何事物不但具有以上特性,同时又始终存在着至少三个方面的因素:东方文化认为是阴、阳、中,而西方文化认为是负、正、零。中和零既是一个事物的诞生地,又是一个事物完成一次循环发展过程的终结地。在人类目前所能认识的自然界中,无论是宏观的或是微观的事物,无不遵循着这一自然法则。
人类文化作为一个宏观的整体,同样遵循着这样的自然法则。我们发现,人类文化产生和发展,始终包含了无数个大大小小不同层次的阴(负)、阳(正)、中(零),客观遵循着“无阴(负)无阳(正),无阳(正)无阴(负),无中(零)无源,孤阴(负)不长,孤阳(正)不生”的法则,自觉地完成由低层次阴(负)、阳(正)、中(零)文化的融合、重铸,升华为更高层次的阴(负)、阳(正)、中(零)文化这一过程。在这样一些规律和法则的启迪下,我们认为,今天人类的文化——东方文化、西方文化,必定产生和存在其自身的阴(负)、
阳(正)、中(零)属性。
东西方文化虽然各自经历着相同的发展模式,但其文化类型的内涵与外延都是截然不同的,就好象从文化诞生的中心,朝着相对背离的两个方向发展,一阴一阳,一正一负。这样的演变,纯粹源于客观规律,源于宇宙法则,源于大自然的赐予。
  首先,自然环境的不同造就了民族性格属性的不同。因为,自然环境和条件对人类早期文化的产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对社会心理、民族性格的作用。自然条件的巨大差异,其结果无疑地反应在文化形成的胚胎中,并始终伴随着整个文化的发展。就东方文化而言,东方文化起源于黄河流域,当时的自然条件十分恶劣,山高路险,野兽猖獗,水患频繁,气候恶劣,加之土地贫脊,人民生活十分困难,中华民族的祖先正是在这块土地上生存发展着,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生存的人们自然而然地造就了能吃苦耐劳,勇敢顽强的秉性。为了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和条件,就要求人们团结起来,以整体的力量,以集体的智慧去战胜困难,进而形成了注重群体的民族性格。以此同时,由于受到恶劣的自然环境影响,同样很容易对人的心理形成潜在的压力,进而也造就了整个民族温文尔稚、相对内向的民族性格。故此视之为具有阳性偏向的“阳性文化”。
  就西方文化而言,西方文化发源于地中海地区的古希腊、古罗马,而整个地中海地区气候湿润,土地肥沃,希腊三面临海,海阔天空,交通便利,人民生活富裕,西方文化正是孕育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在这样的自然环境条件下,逐渐形成了西方民族特有的自由、任性、开放、广阔、放荡不羁、注重个体的民族性格,在以个人为中心的心理因素影响下,自然造就了西方民族善于冒险、勇于开拓创新的民族风格。故此视之为具有阴性偏向的“阴性文化”。
  其次,产业的不同造就了文化属性的不同。在东方文化中,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中华民族的祖先主要以农业为主,习惯地形成了以重视农业、重视天时地候物候的自然平衡、重视安居乐业、重视稳重长久的“农业社会文化”。而在西方文化中,由于欧洲大陆海阔天空,交通十分便利发达,因而造就了工商业的异常繁荣,并使之演化成为了独特的“商业社会文化”。就农业与商业的文化属性而言,严格意义上讲,商业本身并不能为社会增加财富,因此中国社会长期以来把商业视之为末,而农业才是根本。“民以食为天”,一天一地,一本一末,显然农业文化具有其阳性偏向。
第三,文化的组成不同决定了文化的属性偏向。在东方文化中,构成其文化主体的是三元文化,即儒教、道教、佛教文化。儒教崇尚礼乐,道教崇尚自然,佛教崇尚积善存德。可以看出,三教的宗旨几乎都是趋向于道德精神的修养,追求道德精神的至善至美,追求教化修养,追求精、气、神的三合一。因此,注重道德精神始终是东方文化的主弦律。而在西方文化中,组成其文化的是两元文化,也就是古希腊罗马文化与犹太基督教文化的融合。在这些文化中,古希腊、古罗马文化富有科学精神和法律精神,基督教文化富有道德思想,二者融合后,整个文化特征始终偏向于崇尚科学技术,崇尚法律,崇尚物质文化的属性特征。
第四,东西方的价值取向不同,同样影响着文化属性的不同。
在东方文化中,人们习惯于慎终追远,发思古之悠情,注重实际,循序渐进,追求和谐,追求稳定有序。在此基础上,东方文化的实用主义精神得以充分体现。在中国古代,中国的医学、物候学、农学、兵法、天文、文化、艺术都堪称世界之最,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四大发明更是耀眼夺目,光照世界,这些都是追求实用主义精神的结果。而在西方文化中,则注重于抽象幻想,注重逻辑性,具有高度的抽象思辨和严密的公理化演绎体系,这从西方文化中所创立的数学、几何学、天文学、物理学、解剖学中显露无遗。
在东方文化中,人们十分注重群体的思想,即所谓“天下之本在于国,国之本在于家,家之本在于身”。因此要求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必须通过“修身齐家”,进而才能参与社会,即“治国平天下”。从整体上要求个人牺牲自己,克制自己,为群体的利益服务。而西方文化则以此相反,极端地崇尚个人,认为个人是独立的整体,可以不依赖任何人而存在,因此强调个人的重要性,个人的人权不容侵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人与国家之间只不过是一种社会“契约”。
在东方文化中,人们十分注重“合”,即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人需要和蔼,家需要和睦,国家需要合并,管理需要统一。在此思想的指导下,成功地实施了“道德、政治、宗教”三合一的管理体制,道德就是政治,就是法律,“三纲五常”、“天、地、君、亲、师”就是修身、立家、治国的法宝和标准。而在西方文化中则不然,人们十分注重“分”,人要分,家要分,国要分而治之。道德就是道德,政治就是政治、法律就是法律,经济就是经济,虽然它们之间并不是孤立的,但却是渭泾分明的。
第五,东西方文化对待自然的态度不同,其属性也就不同。
在东方文化中,人们认为,人与自然应该共同协调发展,因为天、地、人是一个整体,是一个系统,它们之间具有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发展的必然联系。天地是一大宇宙,人就是一小宇宙,破坏自然就相当于摧残人类自己。因此,人类只有集天地之灵气,自然之精华,才能得到升华和发展,天地人的融合才是人类的终极目的。而在西方文化中,人们认为,人是上帝的产物,自然物质是上帝为了人的存在而造就的,一切事物都是以人为中心的,因此,人类向自然索取丰富的物质财富是自然而然的事,再加之西方文化中本身就具有崇尚物质的特性,所以,片面地掠夺自然、改造自然为人类服务就形成了西方文化的特点。
  综上所述,无论是东方文化或是西方文化,它们之间都存在着各自不同的阴阳特征,也就是说它们之间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共存的。但从总体上讲,由于东方文化主要是针对精神体系的,西方文化是针对物质体系的,因此我们说东方文化具有其阳性偏向,西方文化具有其阴性偏向。
  
 

论阴阳五行——西方与东方

几乎每一届美国总统上台之初,都会发表一番中国威胁论,采取一些对中国的强硬政策。这是有历史渊源及价值观冲突原因的,从阴阳五行而论,东方属木,西方属金,金与木是相克相冲的关系,有天生属性的不调和性,所以东方与西方,永远不可能亲如一家。
美国的总统是选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所以竞选者的言论必定代表大部分美国民众的心声。这说明中国威胁论中体现出的美国人对中国本能的排斥是具有普遍性的,而不是某几位总统的个人观念。从五行而论,每个地区的民众都自然带着当地的五行属性。因为西方属金,金主规则,主战争,是对抗哲学,所以美国短短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从美国立国以来,发起与参与大大小小的战争近300次。近60多年,动武近170次,几乎天天都在别国打仗。从1945年到1990年,美国对外进行的较大规模战争和军事干预有124次,年均2.8次;从1991年到2003年,美国进行了40多次海外战争或军事干预,年均4次。所以诺贝尔奖评委员会在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上任伊始,就给他颁发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目的就是以此方式阻止美国发动战争。但奖拿了,奥巴马还是忍不住手痒。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名义上是北约发起的,实则是美国主导。本意为和平而颁发的诺贝尔奖,效果却不尽人意,这个奖成了诺奖史上的笑话,甚至被奥巴马本人不止一次的调侃。
而东方属木,木主仁,所以东方是包容共存的思想。中国即使在历史上最兴盛的汉唐,也是以防御性战争为主,偶尔反击挑衅,很少主动发动攻击性的战争,近代历史更是如此。
IMG_259就文化而论,东方属阳,西方属阴,阴为用,所以西方科学昌明,注重于实用;而阳主体,所以东方总是偏重于人文价值,更注重于精神世界平衡和人伦的秩序。
就思想而论,西方属金,为阴性,阴主繁复的,所以西方科学更偏重于局部的深入研究。东方属木,木是阳性,阳主纯一,所以东方的思想都是从大处着手,全盘考虑问题。易经中的八个卦象、阴阳五行学术中的七个字(阴阳、金木水火土)就足以概括一切。再简而约之,万法归一,一以贯之。即便是高度抽象的哲学思想,西方的哲学,也仅仅是分支哲学,绝大部分都是从某一个分支角度论述的。而东方哲学思想,开宗立篇就是论的本体,直入宇宙人生的核心。而且东方思想不管从哪个地方起步,最后都能指向一个统一场,这就是所谓的殊途同归。
这种简约与繁复的对比,连在餐具中也显露无遗。西方人吃饭,刀叉一大堆,脖子还得系上小兜兜,各种餐具都有不同的用法,让东方人很抓狂。而东方几乎一双筷子通扫一切。筷子就是一阴一阳,所有人用筷子时,都不自觉保持下一根不动(下为阴,主静),靠上一根筷子的运动配合(上属阳,主动),来完成一系列进食的动作。一位早年的西洋人在笔记中记载,他初到中国,看到长辫子的中国人用两根小棍子吃东西,几乎什么都能吃,很是稀奇。他特意去路边的粥摊上,看中国人怎么用筷子吃粥,结果人家端起碗,用筷子拨拉拨拉,一下就浅了小半碗,让他顿时傻眼。
西餐的常见配置,每人10把刀、叉、勺子。中国的筷子中也体现阴阳法则。诸如这种工具的使用,是基于不同地区人的心性,而心性是受阴阳五行之气决定的。人在自然之中,只是自然造化中的一部分,阴阳五行的属性,必然在相貌、性情、工具、文化种种方面,表露无遗。
 比如相貌。白人属金,而鼻子是属金的,所以白人的鼻子都很高,这明显是金气过亢的表现。凡事过犹不及,过亢也会导致问题,所以西方自古以来,肺病都是最常见的疾病。西方名著中,屡屡见诸主人公为肺病所累的描述。而中国与东亚属木,木气亢盛,所以这一地区的乙肝病毒携带率与肝病发病率,一直以来高居世界第一。
 从性情而论,东方属木,所以推崇仁道与人治的儒家一直是东方的主流思想。西方属金,而金主规则,所以西方人重规则、重法律。故法治思想从西方兴起,在这个属金的时代应运而生,也是必然的事。
 再如乐器,东方属木,故而以江南丝竹为代表的乐曲,一直是中国主流的音乐。但阳中阴贵,一切的打击乐器和金属乐器都属金(金为阴性),所以编钟编磬就成了皇家御用的大雅之器,将军是击鼓出征、鸣金收兵,县太岁也是鸣锣开道、击鼓升堂。西方属金,所以以金属类乐器及打击乐器为主,但属于丝竹类的小提琴与吉他,却在诸多金属乐器中脱颖而出,这也是阴中阳贵。
  西方的园林,多钟情于那种特别规则的形态,各种长方形、三角形、圆形……整齐划一。这种园林在东方人看来,看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一分钟都没办法多呆。东方式的园林,都是崇尚自然的风格,大到王侯府第,小到百姓院落,也力求还原自然理念下的园林风格。从阴阳五行而论,西方属金,所以心性崇尚规则,喜欢整齐划一。而东方属木,木主自由的生发状态,所以东方式的园林是基于自然理念的。
如苏东坡的诗中所言:“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莫非清净身”。大道周流,遍一切处。从任何一个角度切入,都能看到最本质的道在处处运转、丝丝入扣。古人说,“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这就是因为把握了大道的本质与应用。世间的本质是“道”,道的运用是“德”,这就是道德。
 

孟子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后汉书》曰:“共舆而驰,同舟而济,舆倾舟覆,患实共之。”千古箴言昭示着一个永恒的真理:合作共赢,和谐共生。二胡的内弦、外弦并无主次之分,无论让哪一根弦单独演奏,音色皆单调乏味,只有各具音色的两根弦相互协作,才能演奏出和美的乐章。感人肺腑的二胡旋律启迪我们:合作共赢,和谐共生。

动物界也存在“合作共赢,和谐共生”的现象。两种动物都以和对方合作作为自己生存的前提,以和对方和谐相处作为自己生存的基础,并以此缔结并创造“双赢”的局面。比如,海葵和螃蟹:海葵附在螃蟹躯体上以增加猎食的机会,而螃蟹也因此不劳而获,分享海葵的战果。事实上,“合作共赢,和谐共生”是生物圈中普遍存在的现象,是简单生物进化为复杂生物的基本规律。反观那些总是凭借着自己强悍的力量以消灭对方为手段来获得生存的动物,比如恐龙,早已灰飞烟灭了。正如奥尔森的《集体行动的逻辑》一书所揭橥的:最理性的方法就是以合作求得共赢,以和谐求得共生。
 
 

同住地球村,东西方应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球村,各国面临共同危机和挑战,彼此命运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顺应历史潮流、增进人类福祉出发,呼吁全世界人民同心协力、携手前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创和平、安宁、繁荣、开放、美丽的地球家园。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方案”,是解决当今世界各种难题、消弭全球各种乱象的“中国钥匙”。未来世界的发展何去何从,取决于我们共同的选择。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近平主席着眼全人类发展进步,从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根本和共同利益出发,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理念。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被写入《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未来发展指明了正确方向,需要世界各国携手合作,共担时代使命、共尽历史责任。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中国为全球治理贡献的重要国际公共产品,体现了中国梦与世界梦的有机结合,展示了中国致力于建设美好世界的大国担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已经多次载入联合国相关决议,取得历史性突破。2017年2月10日,首次被写入联合国决议。3月17日,首次载入安理会决议。3月23日,首次载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这若干个“首次”体现了国际社会对这一重要思想的高度认同,充分彰显了中国理念和中国方案对全球治理的重要贡献。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将加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洪流,成为全球治理共商共建共享的“行动队”,携手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用习近平的话来高度概括,就是“五个世界”:坚持对话协商,建设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坚持共建共享,建设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坚持合作共赢,建设一个共同繁荣的世界;坚持交流互鉴,建设一个开放包容的世界;坚持绿色低碳,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美丽地球家园,是世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共同向往与追求,已达成全球共识。
 
 

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

中国倡导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反映人类社会共同价值追求,汇聚各国人民对和平、发展、繁荣向往的最大公约数。中国将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努力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断作出新的贡献。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同时,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世界经济低迷,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人类面临众多需要共同解决的难题。在巨大挑战面前,各国人民越来越意识到彼此之间相互联系、相互依存,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更加深入人心。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形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科学分析、准确把握世界发展趋势,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致力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实际行动维护世界和平发展大局。这种清醒、坚定和自信,展现出中国共产党的定力和担当,对于推动国际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和平发展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主张。上世纪50年代,中国与一些国家共同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为广受认同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确立和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同世界各国共同维护和平国际环境,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新的历史方位,准确把握国际形势新变化,进一步对和平发展问题作出深刻阐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不是权宜之计”“和平发展道路对中国有利、对世界有利,我们想不出有任何理由不坚持这条被实践证明是走得通的道路”。中国共产党始终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独立自主和对外开放相统一,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为增进全人类福祉不断作出贡献。
和平发展符合当今世界潮流。尽管当前国际形势中不稳定不确定性增加,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没有改变。今天,世界各国利益深度融合、命运休戚与共,国际关系民主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老路已经走不通了。世界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大趋势可能会遭遇一时曲折,但终究不可阻挡。
和平发展是中国的必然选择。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没有对外侵略扩张的基因和传统。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和平发展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中国选择的发展道路,从一开始就是和平的。和平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宝贵经验,在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福祉的同时,也为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借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离不开和平的国际环境。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对实现自身发展目标的自信和自觉。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无论自身如何发展,中国都会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永不称霸、永不扩张。 
和平发展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和平,世界不可能顺利发展;没有发展,世界也不可能持久和平。现在,世界各国人民都希望世界和平稳定。经济低迷、南北差距、治理赤字等人类面对的一系列问题,都要通过和平发展才能得到根本解决。实现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坚持和平发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正确道路,为各国人民实现美好生活期待提供了新的理念、新的途径,倡导在共商共建共享中让各国人民的梦想成真。
中国始终主张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中国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以自身发展促进世界和平。中国选择走和平发展道路,也希望世界各国共同走和平发展道路。只有各国都走和平发展道路,国与国才能和平相处,和平与发展才可持续。坚持和平发展,必须反对霸权主义。所谓霸权主义,就是打着各种幌子任意干涉别国内政,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的霸凌行径。现在,个别国家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抬头,正在威胁世界稳定和安全,必须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警惕。中国坚定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坚定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和国际公平正义,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中国为世界和平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实践充分表明,人类是休戚与共、风雨同舟的命运共同体,唯有相互支持、团结合作才是战胜危机的人间正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展现出更加耀眼的真理光芒。中国在这次抗击疫情中的出色表现与积极主动开展的国际合作,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我们更加坚定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信心和决心。
新冠肺炎疫情是典型的威胁全人类生命健康安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病毒不分国家大小强弱,不分种族文化宗教,是人类共同的敌人。疫情不仅威胁人类生命和健康,更给世界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较大冲击。无论是抗击疫情还是提振经济,人类面前只有一条正确道路,那就是携起手来,抛开分歧和争论,加强团结和合作。如果不顾人类共同威胁,不顾人民生命安全,只从一己私利出发,甚至将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标签化,以邻为壑、“甩锅”他人,激化国际矛盾,加剧紧张局势,只会将世界推向更加危险的境地。
重大灾难和危机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进步与落后、科学与愚昧、谦逊与傲慢、公允与偏见、真实与谎言、友好与霸凌都清晰地显现出来。我们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做顺应时代潮流的事情。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是当今时代潮流。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单边主义历来是不合理、不得人心的,在当今时代条件下更是行不通。一些人身体已进入21世纪,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停留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老框框里。那种为了维持霸权主义需要而任意干涉他国内政、对他国进行打压的言行,突破国际准则的基本底线,世界人民都看得非常清楚并坚决反对。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超越不同社会制度差异,摒弃零和博弈思维,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明描绘了共同努力奋斗的正确方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什么样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对世界好、对世界各国人民好,要由各国人民商量,不能由一家说了算,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国与国之间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求同存异,不冲突不对抗,以沟通促进合作,以对话解决分歧。天空足够大,地球足够大,世界也足够大,容得下各国共同发展繁荣。要把本国利益同各国利益结合起来,努力扩大各方利益交汇点,在发展自身的同时也促进其他国家发展,使发展成果更多惠及人民,满足各国人民对幸福安全的渴望和追求。这也是我们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重要原因。中国共产党既致力于让中国人民过得好,也愿意为世界各国人民造福,为人类谋福祉、为世界求大同的追求从未改变。
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中国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前进道路上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风险挑战。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决心和步伐不会有丝毫动摇,同时也要坚持底线思维,保持高度警惕,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关键是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增强自身实力。经过长期革命考验和持续艰苦奋斗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不惧怕前进道路上的任何风险和挑战,有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坚实国力应对挑战,有足够底气、能力、智慧战胜各种风险考验。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中国定会为世界和平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作 者:孙铁成《生命至上宣言》撰稿人

2020年10月22日
 

名称:

密码:
< 会员注册 >
  视频直击   更多>>
 
 
 
现代中国报电子版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中国新闻社    人民网日本频道    日本新华侨报网    中国文化中心    东京中华街    中国文秘教育网    在日无忧out5U    商机NET    花生论坛
百度    新浪    搜狐    谷歌    谷歌地图    谷歌翻译    日本天气    日本汇率    日本路线    日本邮编    日本年号
中国家常菜-蘭蘭    新宿舒爽館    京華園料理    陳エステ2号館    陳エステ本館    NPO大分人才培养地域文化交流协会    NPO日中協力促進会    日本北京同乡会    美TRIBE美容沙龙    富士見酒店    国際結婚相談所FOREVER
 
公司介绍保密政策订读办理推广合作免责声明联系方式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现代中国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日本新华侨实业有限会社旗下现代中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 - 2014 现代中国网 xiandai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热线:+81(03)5927-9915    客服邮箱:info@xiandai.co.jp    广告客服热线:090-8498-0828(刘女士)    080-6564-9988(黑先生)